【Drarry】the Black Manor 黑色莊園(下)

筆者R:

被屏蔽了兩天後發現上篇被吐出來了,趕快把下篇補上wwwwwww




(上)






the Black Manor
黑色莊園






-4-




  「不、不對。」


  她一帶著Albus幻影移行到家,就結結巴巴的開口,「父親的手稿寫得不一樣,他說是——」


  「誰理他說什麼。我受夠了。」


  Albus打斷了她,她此時才看清他的表情。那是被火燒過的人,被撕裂、被分食的人的表情,眼睛通紅,面如死灰。


  「Al——」


  「你和你愚蠢的真相計劃滾開!是你,都是你害的,原本我和他好好的,都是你執著去找什麼父輩的真相,都是你,我受夠永遠活在父親的陰影下了,連我的愛情都不能逃離他的魔掌,哪怕我逃得再遠,也不會有人理解我不是他——」


  「Al!怎麼了?」


  父親的聲音聽起來很震驚。


  Albus轉頭,狠狠瞪視著剛從書房出來,臉色蒼白的父親,似乎想說出什麼難聽的話,但最後只咬牙迸出一句:「別來找我,讓我一個人靜靜。」接著他跑出大門,在門外重新幻影移行。


  「Lily?發生什麼事了?」父親雙唇顫抖著問道。


  「父親,Draco Malfoy是怎麼死的?」絕望之中,Lily不顧一切地問出口了。


  父親的臉色倏地慘白。


  「你從哪裡——你不可能——」他的低語近乎恐懼,「誰告訴你的?」


  「沒有人告訴我。」她說謊,害怕地看著自己的父親,「我不小心查出來的,我已經知道了一切,包括你們之間的愛情……但我不明白,他的死亡究竟是……」


  「夠了!」父親大吼,看起來搖搖欲墜,「別說——別提——是我,好吧,是我害死了他!我可以大聲的承認這點!但你又是誰?你把我的Lily藏去哪裡了?」他拔出魔杖,左手緊緊握拳,受火灼燒的表情和他兒子如出一徹。


  「父親……」Lily恨自己提起了這個話題,她手裡還捏著那本日記,指尖抖得快要握不住,但她必須問下去,這已經不是為了滿足她自己的好奇心。


  「我不知道你是誰和你為什麼要查這些事,總之停止它!」父親固執地吼叫,「我窮盡一輩子在贖我對Draco犯下的罪,我沒有道理現在還要接受你的指責,除非你是Draco本人,否則你絕不能阻止我什麼!」


  「父親,是我,是我啊,Lily,你的女兒,」她快要哭出來了,「爸,聽我說,我不是為了要對你說什麼才提起他的,是為了Albus!他在和Malfoy的親戚戀愛!」


  父親瞪大眼。Lily不敢說出是Draco的兒子,Malfoy的親戚是一個足夠安全的回答。


  「哦,天啊。」父親說,喉嚨被掐住似的,「我害了他,我害了我兒子,是不是?」


  Lily沒辦法否認,也沒辦法說出實話,她拼命眨眼睛阻止自己的淚水落下。


  「我會說的,我會說的……Al聽到後不會原諒我的,我知道。」


  令她害怕的是,父親開始低低地笑了起來,那張眾人擁戴的著名面容上刻滿了痛苦的紋路,像火燒,像黑暗,像血與墨的劃痕。


  「我,在一次傲羅任務中太過大意,被流亡的食死徒下了個沒有反咒的黑暗詛咒,唯一的治療方法是把詛咒轉移到他人身上,且那個人必須同時是轉移咒語的施咒者。」


  他深呼吸,聲音嘶啞而痛苦,「這整個轉移咒語整個聖芒戈能使出的治療師非常少,其中一人就是剛實習結束的Draco,他的同事們決定——比起英雄的生命來說一個前食死徒的生命一點都不重要,所以要求他來——對我施咒,救治我,在我醒來之前,他就——代替我死去了……就因為大多數人把生命放在天秤上測量,並且決定他的生命沒有我重要,他就被這樣輕易的犧牲了,他根本沒做錯什麼!只是剛好在那一年結束實習成為正式的治療師而已,他才剛滿二十歲,而我連最後一句話都來不及和他……和他說。」


  她第一次看見一向溫和克制的父親瀕臨瘋狂的模樣,他的面容扭曲,雙眼佈滿血絲,看起來一碰就碎;她想靠近,但他猛然搖搖頭。


  「我花了一輩子,一輩子的時間,來讓世人明白所有生命不分貴賤,沒有誰比誰重要,可是到頭來還是失敗了——我的生命不比Albus重要到哪去,可是你看,我作過的事深深害慘了他一輩子,也害慘了你和James,我是那麼對不起你們,甚至沒辦法給你們一個不被媒體打擾的童年……」父親的語調悲戚,就像荒洋之中的溺水者,再也不相信溼透了的浮木還能帶他逃去哪裡,只能載浮載沉,最終葬身海底。


  她很慢很慢的走向前,伸出手,把那本薄薄的日記本交付到父親手上,彷彿有千斤重。


  「Draco Malfoy最後的日記。」她低語,「我沒有看過,我想應該要交給你,父親。」


  父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蒼白細長的手指攢緊了那本子,然後匆促地轉身把自己反鎖到書房裡。Lily孤絕無助地站在起居室中央,連要不要哭泣都無法做決定。


  那不是你的錯,那或許不是真相——她還有話想對父親說,但所有文字卡在她喉嚨裡糾結成塊,纏住她的手腳,她無法移動也無法坐下也無法哭泣無法大叫——


  「Lily?喔天啊,Lily,你怎麼了?我聽到爸在大吼大叫……」


  她被猛地拽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她的大哥哥James抱緊了她,慌亂的試圖安慰她。在現實轟然的崩塌聲之中,還有一個人是從未改變過的,這個事實讓她欣慰的終於能哭出聲來。




-




  然後,父親病倒了。


  他即使發著近四十度的高燒也拒絕去聖芒戈,寧可讓他們找麻瓜的家庭醫師來開點麻瓜藥,醫師說,長年的精神透支和自我勉強已經破壞了父親的身體,加上重大打擊後的精神崩潰,他說,父親足夠幸運活下來的話,恐怕也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努力才有可能康復過來。


  看著床上因藥物而沉沉睡去的父親,Lily只想繼續哭泣。James摟著她的肩,兄妹倆安靜地傾聽窗邊透進來的夕陽,外頭的世界似乎一切如常,內裡的世界卻已然崩塌。


  「父親不會丟下我們的。」James說,聲音乾澀,「他有個名言來著——做父母的不應該離開孩子,除非他們不得不。所以,父親不會就這樣,就這樣——」


  「醫生說他沒事的,他會康復。」Lily哽咽地說,自己也知道醫師的表情並不對勁,但她可以在她願意的時候忽略那些細節,「都是我,我不小心挖到他年少時的過往,這件事他一直不想講,我為什麼要逼他……」


  James沒有問她是什麼事,她的大哥總是在事態嚴重時格外可靠;他只是摟緊了她。


  「Al那小子呢?」他粗聲問,「爸都病倒了,他是不是該回來一下?」


  「哦我不知道,他現在可能正忙著恨父親,他們……不是吵架,這次不是,」Lily否定James準備提出的猜測,「這很複雜,James,我只能解釋成父親的一些過往導致Albus的戀人想和他分手……但這真的很複雜,不是聽起來的那樣。」


  「喔,是嗎?我怎麼聽起來像這小子欠揍?」James聲音冷了下來,「父親病危跟失戀分手孰輕孰重,真不敢相信他二十歲了還分辨不出來。」


  「不是聽起來的那樣,這真的很複雜。」Lily軟弱無力地重複。


  James安靜了一會,然後哀傷地開口。


  「Lily,我沒有參與到這些事,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父親如果無法跨越這次的心結,他會永遠開心不起來的……只能交給你了,Lily,只有你才真的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去解決它吧,你知道,我們Potter家的孩子總要解決掉一兩個英雄任務的,你十七歲了,所以得找出一個黑魔王來幹掉,你懂我的意思吧?」


  James總是有辦法讓她笑出來,那種大笑的方式或許是某種Gryffindor的心照不宣——笑啊,悲傷的時候也要大笑,戰鬥的時候也要大笑,笑著可以讓你直面最深的恐懼,笑可以打敗幻形怪,甚至可以打敗攝魂怪。笑可以打敗Voldemort。


  「我會的,」Lily眼角彎了起來,淚水糊了她的視野,「我為我曾說過你很粗心的話道歉,James,你是最棒的哥哥。但是其實今年我十八歲了。」








-5-




  Draco Malfoy的日記翻開著攤在父親書桌上,想必父親暈厥之前正在讀它。


  Lily翻過幾頁,從文字最起始的地方閱讀起。





親愛的日記:


  哈囉。戰爭後我拿到了全新的日記本,我要把你取名為Potter。


  Potter。Potter。Potter。不,叫Harry好了。






親愛的Harry:


  你仍然不相信我,我可以理解。當我好幾次試圖殺害你而你卻反而把我從危險中拯救出來時,我就知道我們永遠不會是平等的。你終究會走上萬丈光芒的世界之頂,而我不過是眾多你順手救過的人們之一,還是最糟的那些。我曾指望我會是不同的,但我想你的眼裡甚至從未有過我。


  真可笑,我直到從萬應室裡逃出來的那一天,才終於意識到我一直以來都愛著你。


  就在那一天你命中注定地打敗了黑魔王,挽救整個英國於水火之中,所有人都歡呼著湧向你,膜拜你,觸碰你,好像你是另一個聖物,是活生生的傳奇,我在大廳的遠處偷偷望你,以最大的苦澀懷念稍早坐在你掃帚背後的灼熱感。我的心臟從未如此用力地為生命、為火焰、為你而搏動過。


  我以為你死了,但你活著回來,你總是能創造奇蹟,Potter。


  可你的奇蹟和我從來都沒有關係。






親愛的Harry:


  你為了我們家而辯護!直到我坐下來寫日記時都難以置信。


  你明明那麼恨我——你腦子到底是哪個地方裝錯了?我聽聞我母親救了你,聽起來很酷,但那不過是她對黑魔王說了一小句謊言;你說我在Malfoy莊園沒有指認你是因為我想放走你,甚至說魔杖是我丟給你的,你怎麼敢這樣明目張膽的說謊,那是你從我手裡拔出去的!我只是在害怕,我害怕看到你死,也害怕反抗,這怎麼能稱之為救人呢?


  救人是像你那樣,即使可能會被火燒死,還是掉頭向我飛來。那才叫救人。






親愛的Harry:


  我要更愛你,也更恨你了。


  你向《預言家日報》宣導的——只要未被判刑的食死徒都不應該以食死徒的方式被對待,你到底想表達什麼?讓公眾不要朝我丟水果嗎?我知道我上次被下惡咒的時候你撞見了,但這分明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知道嗎?對我下惡咒的那個孩子,我曾經在黑魔王授意下用酷刑咒折磨他的母親,我一點也不怪他,因為換作是我,我也會這樣做的。


  只有你才傻到想去原諒每個人,即使他們曾深深傷害過你,你也肯對他們伸出手。


  我也想要你的手。


  啊,我真傻,你的手已經向我伸過來了,我噩夢中的烈火總是因你伸來的手而停下,我的確有握住你的手,對嗎?






親愛的Harry:


  你說要和我停戰,我很樂意,我樂意之至。


  可是Potter,原諒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正常的相處,我總是不自覺的說出傷人的話,Ronald Weasley今天對我大吼大叫,說我戰爭後一點都沒有悔改。我想不出該怎麼反駁他,因為我表現得確實仍然像個混蛋。


  對了,你們Gryffindor是不是不會哭泣?






親愛的Harry:


  你躲在櫥櫃裡哭!我的梅林啊,我還以為我終於出現幻覺了。


  我不懂,你是戰爭的勝利方,為什麼表現的那麼悲傷?為什麼老是要把世界的殘酷都攬在你自己肩上?自詡正派的那些人那麼殘忍又不是你的錯,我們這些黑暗方的殘忍也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得停止傲慢自大,停止怪罪你自己,不是整個世界都圍繞著你轉的,大白痴。


  對了,親愛的日記,來個小道消息,今天我向Potter告白了,他嚇到忘記要繼續哭。






親愛的Harry:


  你他媽超客氣委婉的拒絕我了。說你不喜歡男生,而且以後想要養一堆小孩。呃,我只好祝你願望成真,但我也要向你清楚聲明我是不會停止追你的,直到把你掰彎為止我不會放棄。


  聽說你想考傲羅,我跑去考了治療師,酷吧?聽說山楂木獨角獸毛適合施展治療咒語。以後你受傷就得由著我來了,只要我以前對你說過一句傷人的話,現在就多附你一塊免費的紗布。


  划算的交易,一次火災救援換一個打算跟隨你到天涯海角的變態Malfoy,顫抖吧,疤頭。






親愛的Harry:


  父親希望我盡早結婚,我才二十歲,還沒追到你,還沒告訴他我是彎的。我該出櫃嗎?我出櫃有什麼用嗎?純血統要求婚約履行後對伴侶忠貞,我不想因為這約束而去殺掉一個純血女巫好讓自己自由,我相信那樣的我你也不敢要。


  我該怎麼辦?還有,他要求我振興Malfoy的聲譽。我愛我的父親,可是這一切就是他搞糟的,我甚至不知道怎麼面對其他老同學的惡意。對你的恨轉變成愛是如此簡單快速,那他們對我的恨也有可能變成愛嗎?






親愛的Harry:


  太難了,也許很快我連寫日記的時間都沒了。睡覺時間都他媽的沒了。


  怎麼敢重開審判?他們——明明已經判我父親假釋了,我們送去那麼多加隆是餵地精吃了嗎?還是怎地?不行,父親的審判得蒐集資料,想好對策才行。


  疤頭,聽說你和一堆菜鳥傲羅去美國進修了,聽起來不錯。不過這樣你就沒法幫我了,雖然我也不可能無恥到這個地步,還膽敢請求你再幫助一次;但如果知道你在英國,就在我附近,總還是令人安心的。


  這是我自己的戰役,我得自己來。






親愛的Harry:


  日子越來越難過了,我甚至沒辦法好好的去斜角巷購物一次。


  我猜我遲早會被哪個暴怒的民眾殺掉,母親害怕的不敢出門,她前幾天被綁架過,那些人重傷了她,但她一個人逃了出來。真英勇,我的母親,我的驕傲。


  真希望你能為了償還生命之債來貼身保護她,這樣我就有理由黏在你身邊了,不過這想法要是說出口你鐵定會先宰了我。


  哦,我也欠你生命之債,我好想貼身保護你。你的信寫著你老受傷,讓我擔心的要命。快回來英國,我學會了好幾個治療咒呢。(←特別標記:這句話得寫到給Harry的信裡)






親愛的Harry:


  好久沒寫日記了。生活快要過不下去,莊園每天都遭受在威脅之下,而父親竟然還繼續叫我趕緊完婚,說要和其他家族聯手以自保。誰會想嫁給我?在我如此聲名狼藉的狀況下?父親的審判仍然迫在眉睫,而我對此一籌莫展。


  疤頭,聽說你回來了,但你怎麼搞的,又受傷了?






親愛的Harry:


  示愛再次被拒絕!Malfoy男孩陷入失戀!


  好吧我自己給自己下標題,無論如何,我就是被拒絕了。你總是說你要再想想,讓我絕望,然後又不和小母鼬復合,又給我希望。我被你搞得團團轉,越來越不懂你在想什麼。


  我想我就沒懂過,但我以前有多希望你日子悲慘無比,現在就有多希望你過的開心。






親愛的Harry:


  要嘛你答應我,要嘛我趕緊找個人結婚。


  不要再逼我了,不要再逼我了,我想去死。






不親愛的Harry:


  和你大吵一架,糟透了,我又想起恨你的感覺。


  你說你從來不曾設想過和我在一起會有怎樣的未來之類的話,我確實被你傷害到了。我愛上你這件事真的讓你壓力那麼大嗎?


  我能理解,我真的能理解……






親愛的Harry:


  忘記寫日記。我的治療師導師說我有點憂鬱傾向,問我要不要接受麻瓜藥物的治療。


  哈,我可是巫師。我給自己施了個打氣咒,完美的一天。


  我越來越少想起你了,但還是得時不時煩你一下,也許哪天你也會愛上我呢。


  我快要結束實習了,之後我就是職業的治療師,而你也會是職業的傲羅,十七歲一邊打仗一邊畢業,十八歲忙著重建學校,十九歲開始實習,二十歲得到正職。其實沒怎麼浪費掉時光嘛,我們兩個都是。






親愛的Gregory:


  當你收到這封信時,我應該已經死了。你是我唯一能夠信賴到托付這本日記的朋友,Crabbe死後,到底還有沒有人能像他一樣與你聊天?還是你仍然孤單著?


  給自己找個伴兒吧,別讓我老擔心,現在大塊頭挺受歡迎的,女孩子都說這樣有安全感,如果你是Gay,還可以考慮熊男路線。


  總之抱歉,我不能陪著你啦。我一直想給Potter一個畢生難忘的治療(提醒你:我從畢業後就開始對他求愛了,至今他仍然不鳥我),結果最後把我自己賠進去了。


  我想我給自己搞了一堆未竟的遺憾,也沒好好考慮到我爸媽,希望他們失去我之後還能振作起來。


  你也要振作,老朋友!我的日記麻煩你收著,也許哪一天Potter向你要的時候,就把這給他,但不要主動找他。如果他來找你,或偶遇時問起我,再順便告訴他





  黏在末頁的信件到這裡戛然而止。


  Lily揉了揉乾澀發痛的雙眼,把日記本闔上抱在胸前深呼吸,又打開來反覆摩挲著黏著信紙的那頁,她開始設想Scorpius看到這些文字的心情,設想父親看到這些文字的心情,設想Draco Malfoy——那個過去只是一個名字,如今是一個真實存在過的男人——寫下這些文字時的心情。


  接著她就發現了信紙的秘密。


  那信紙異常的厚,而且沒有寫完,她碰觸了信紙側面,那兒明顯有黏著過的痕跡。


  「Diffindo!」她唸道,信紙從側面分裂開來,裡頭掉出了一小張便條。


  答案就在這裡了。她捏緊了那一小張紙條,收拾了一下其他紙張後,衝出大門幻影移行。




-




  「你明明就很痛苦,你也愛他啊,何必推開他?」


  Scorpius Malfoy沒有回答,只是把自己往冰冷堅硬的大理石座椅縮了縮。


  「Albus不可能接受我的,他可是英雄的兒子啊。」Scorpius喃喃,「我不能理解現在竟然還沒有魔法部的人來抓我去做研究,或至少報紙應該要報一下我的消息,你們真的守口如瓶到這種程度,是不是太可怕了點?」


  「我們是朋友,Scor,我們對朋友忠誠。」Lily柔柔地說,「而且無論Al還是父親都不會因為這些無聊的瑣事拒絕你,笨蛋,我有義務來澄清你對我父親的誤解。總之,請你先冷靜下來看看我帶的東西。」


  她把那張從信紙中找到的小紙條遞給他——Gregory沒發現(或許還對這封未完的信感到困惑),繼承日記本的Scorpius也沒發現,甚至Harry Potter本人都沒注意到,只有Lily,一個恰巧熱愛研究紙張所能做到的任何藏物小技巧的女孩,才能發現這個藏在信紙中的秘密。也許James說得沒錯,這是屬於她才能完成的任務。


  「這是父親留下的……」Scorpius驚訝地反覆閱讀,緊鎖著的眉頭越來越放鬆。


  Lily給他一個軟軟的微笑,然後拿出整疊父親長年寫作的手稿,遞給了他。


  「而這是我父親留下的。」她說,不打算再干涉任何事,只是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


  「為什麼給我?」Scor問,「我對大英雄的日常生活不感興趣。」


  「因為那裡面全部都是給你父親的情話,傻子。」她背過身去,大步流星地走向門口,「還有,Albus一直躲在你家花園外紮營,我想你遲早得去解決這個小變態。」


  在離開Malfoy莊園的同時,她向躲在牆角的Albus眨眨眼並嚇到了他,Lily Potter幾乎要為她哥哥臉上的表情大笑了起來。




-




  Harry Potter安靜的凝視晨光。


  「父親。」她走過去,搭住父親蒼老的手指,前幾天還溫柔堅強的中年男人,究竟是怎麼做到一夜之間枯了身軀,就此老去的呢?連父親美麗的綠眼睛都變得混濁了,這讓她心痛得說不出話來。


  James在所有Lily不在的時間陪著他;偶爾Ron和Hermione會接替他的工作,他們三個人啊,到了這麼老感情也從未淡過一分一毫。


  Albus來過了,在床邊對父親一次又一次的道歉,難過地保證他的人生很完美,並沒有因為父親被毀掉一分一毫,父親只是對著他傻傻的笑,然後又揉了揉他的頭。


  孩子們都曾經離開過,但孩子們還會回來。


  而父母總有一天,會先他們一步,真正且永遠地離去,他們要去大笑的國度,要早孩子們一步去探索更偉大的冒險,就連結束後的世界,他們都要先一步為孩子鋪好安全的路。


  「父親,你想不想出去晃晃?」她微笑著問,父親很慢很慢地眨了眨眼,抬頭望向她。


  「Malfoy莊園。」父親說,「Malfoy莊園。」


  她抱著父親幻影移行。




-




  她想,父親一定是認錯了人。


  當他們落地站在半廢墟的Malfoy莊園外時,父親看起來確實像個遲暮的英雄,細細的雪堆積在他的頭頂,化作融水一路流到他的嘴角,從他稜角分明的下巴滴落,就像淚痕。


  明明前幾天才來過,卻感覺十足的陌生。


  「Draco,」父親傻傻地喊著,「Draco——」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奇蹟,不過,會有奇蹟似的巧合。


  Scorpius Malfoy正從莊園大門疑惑的走了出來,他看見了Lily,然後把視線落在垂死的老英雄身上,那雙灰眼睛立刻溢滿了複雜的心緒。


  Lily想,他大概過去從來沒有真正見到過Harry Potter本人,有些事或者有些人,你聽別人描述時是不能理解的,在見到他之前,你很可能一直都在誤解他。


  而父親愣住了。


  「Draco?」他問,向前蹣跚地走了幾步,「Draco……」


  月光之下,漫天飛舞的細雪之中,金髮的少年有著昔日故人的模樣。




  「Harry Potter,」少年開口了,「我愛你,Potter,可是我懂愛我並不是你的義務。




  Lily的呼吸窒住了,那是那張紙條上,Draco Malfoy最後的話語。




  「我還要告訴你,我的死也不是你的過錯。不如說是我利用了你來達成我擅自安排的壯麗死亡吧。那一陣子我太痛苦了,痛苦到我只想找個足夠的意義去死,你知道我有多懦弱的。




  Harry Potter重重地呼吸。




  「你當時中的詛咒,正好給了我最浪漫的犧牲方式,沒有人脅迫過我,為你扛下詛咒的要求事實上是我主動提出來的。




  金髮少年仍然在複述,在哀悼,在傾訴。




  「我愛你,親愛的Harry,我希望你幸福快樂。如果我不是能給你幸福的那個人,那就請你從此把我忘記,永遠別因為我自私的選擇而自責,再也別想起我。




  空氣中的吐息凝結成白霧。




  「死去後,我依然會愛你。我保證此愛永不止息。




  Harry Potter直直地向前倒了下去。這一刻世界靜止了,金髮少年和紅髮少女都忘記要呼吸,也忘了上前去查看。就連上弦月都忘記滴落光暈。


  所有人,在那永恆的一剎那間,似乎都聽得見,救世主Harry Potter所呢喃的最後一句話。




  「我也愛你。










-尾聲-




  Lily Potter正在整理最後的稿件。


  前半本書,是關於那位著名食死徒少年——多年前死於黑魔法詛咒的Draco Malfoy——在他人生最後階段留下的日記。很多經歷過戰爭時期的人還認識他、知道他的死亡,卻鮮少有人知道他是為了治療救世主Harry Potter而代替他背負了詛咒,也鮮少有人知道他們之間千絲萬縷的愛情暗流。


  後半本書,是那位著名英雄的親筆書寫——前陣子他的突然逝世給魔法界投下了新的震撼彈,他的手稿被他的女兒整理出來,而世人即將明白,他花了幾乎一輩子的時間來消除人們之間的偏見與歧視,其起點卻是由於一個前食死徒的死亡。


  「不是沒有意義的,這一切都不是沒意義的。」Lily對自己喃喃自語,雙眼迅速掃過那些她已經很熟悉的文字,對Draco的道歉,當時對聖芒戈袖手旁觀任Draco為所欲為的治療師的斥責,對戰後世界的反思,對自己人生的失望——英雄絕非完美的,她的父親是因為在犯錯之後能不斷懊悔、不斷反省,還有從不因失去所愛之人而停止愛這世界,才成為英雄的。


  他和Draco Malfoy的錯過,可以說是命運弄人。


  在Draco日記裡提及的那次吵架,有引述Harry所說「從來不曾設想過和我在一起會有怎樣的未來」這句描寫,而在Harry與之對應的文章裡,卻是這樣寫的:「從那天吵架之後,我一直在想和你一起的未來會是怎樣,也許不會有孩子們的出生,也許我們會繼續吵架、打架最後分手,也許我們會因為對彼此的腦力激盪而永遠保有一顆年輕的心,但無論什麼,都好過生死相隔,都好過愛而不得。


  世間那些遺憾喲,話語之間的誤讀也是生命的玩笑話啊。





——在我被咒語擊中時,我可以感覺到我即將死去,而當時我想的卻是,如果我能活過這次,我就要接受你的告白,Draco,我打算告訴你我似乎也喜歡上你了,但你卻不等等我,一點都不打算給我個機會彌補一下。





  Lily把最後幾頁紙也校正完,將稿紙疊整齊。這份稿件的原稿已經全部捐贈到Black老宅的純血博物館,Malfoy展區在這起事件後增加了許多展品——Malfoy家不願具名的關係人捐出了莊園裡許許多多古老的黑魔法藝術品,還有許多老人翻出了戰爭時代Malfoy家人曾留下的相片,這個展區因為救世主再一次掀起的話題熱潮而湧入大量遊客,當然,重點是任何人都想要親自看一眼那並列在展場中央的冬青木與山楂木魔杖。





你說,這份愛永不止息。我以同樣的心意回報你,我也愛你,Draco。





  她確認整疊紙張的邊角都對齊後,站起身來準備送印,卻不小心碰倒了桌邊的相框。


  相框裡頭是兩個少年,正肆意地大笑著,那是Albus Potter和Scorpius Malfoy。他們跑去Hogwarts觀光,然後寄給Lily這張有趣的照片:沒上過Hogwarts的Scor特地去買了一套Slytherin制服,而Slytherin出身的Albus卻買了一套Gryffindor的,他們摟著對方拍了張偽裝成在校生的合照。


  偶然地,在光線的折射下,那張照片看起來就像十幾年前的另外兩個少年,在陽光下大笑,穿著綠色與紅色的制服,金髮與黑髮閃閃發亮,隨後是熱烈的接吻。


  Lily Potter微微一笑,把相框扶好。


  生命總會消逝,可是文字會留下,歷史會留下,血與墨裡流淌的愛會留下。她堅信如此。




-END-



评论
热度(304)

© 陳夢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