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疾[欧神x现充]

人间失格:

01


高现毕业前在剧社进行的最后一次表演,是他们几年来反反复复琢磨却没敢搬上舞台的《恋爱的犀牛》,这个剧本太知名,故事和人物又过于疯狂与张扬,有人说这台话剧不适合在毕业礼上表演,但高现最终还是亲自敲定——就演这个。并且毛遂自荐要出演马路这个角色。


 


马路是个平凡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小人物,他自卑又敏感,在感情中低到了尘埃里,却偏偏不放手,只因为爱情太盲目。


 


没人觉得高现适合这个角色,高现与马路,格格不入。一部分人在私下议论,说高现只是想在毕业前最后强出风头罢了,让全校人都记住这个高富帅,打得一手好算盘。


 


直到众人看到舞台上的高现,他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游走时,仿佛就是剧本里的那个男人。


 


“忘掉她,忘掉她就可以不必再忍受,忘掉她就可以不必再痛苦……”高现念着台词,他大半个身体都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只有那双眼睛在灯光下是闪烁的,“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但是我决定不忘掉她。”


 


饰演明明的本子站在舞台中央,此刻只有她才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些台词都不是说给她听的。映射在高现眼中的面孔不是她,那些美妙的语句中蕴藏着的情感都被传递到了很遥远的地方。说来很可笑,她接触高现三年,中间被身旁人无数次的提醒,但直至今天:看到高现坐在椅子上,眼睛上缠绕着绷带,黑暗与雾气掩埋高现的轮廓时,她才觉得自己好像真正地认识了他。


 


02


毕业后高现继续读了研究生,这是必然的,他所选择的大学和专业都是父母提供的建议,父母也在他入学的时候就跟他说一定要考研了,为此他早早开始准备。毕业、读研、进个有保障的国企、结婚生子,父母为他安排好了人生,只等着他度过剩下的那些时间。


 


当然同宿舍的张伟和主席也都读了研究生,只有欧阳一个人直接去参加工作了,大四下学期实习的那家游戏公司很欣赏他的能力,实习合同到期时直截了当地问他愿不愿意留下来长期工作,正好欧阳无心考研,有这么一个对路子的公司要他,他立马就答应了。


 


后来的日子四人聚少离多,本来宿舍几人的关系就算不上极好,一开始张伟勉勉强强地维系着感情,慢慢地大家也就看开了,大学宿舍生活也不过是人生路上短短的一截,没必要非强撑着什么展示给他人看。为数不多的几次聚会还是小白和本子组织的大学同学会,一般去了也就是喝几杯酒,高现对自己的他人的生活还是不愿意多话。


 


03


“诶你看,你这才开始上班没多久,但我已经在职场摸爬滚打四年了,在工作方面你得叫我一声前辈。”欧阳拿着筷子一脸兴奋地比划着,高现冲他无奈地摇摇头。


 


欧阳是所有大学同学中,唯一一个和高现保持着较为密切联系的人,有一部分原因是高现刻意为之。一开始是欧阳有事没事约高现一起吃鸡,后来工作越来越忙,高现会在周末的时候把欧阳约出来吃个饭,他总觉得如果他不把欧阳牵出来溜溜,欧阳能窝在自己家里发霉。


 


“多吃点吧,”高现用公共筷给欧阳夹了一块肉,“你瘦了。”


 


“哪儿瘦了,顶多算是社交瘦,程序员的生活就是一坐一整天,我肚子上都长肉了,这是衣服遮着看不出来,”欧阳扒了两口饭,又说,“对了,本子说过几天抽时间聚聚,你知道这事儿吗?”


 


“知道。”各种人组织的活动,大大小小的总会邀约他。


 


“你去不去?”


 


高现想了想:“去吧,离上回见面也有大半年了。”


 


“那你决定要去的话我就回复本子说我也去了,她这几天一直问我。”


 


其实本子和小白每次组织聚会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情,一个圈子里要是没有这样的一两个人,大家基本也就各奔天涯、老死不相往来了。能在这个大城市立足本来就很困难,很多人选择了回到自己的家乡,剩下一部分人都待在同一个城市里,但人海茫茫,如果不约定好的话,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


 


那些维持了很久的感情,一般都是由一个人不服输地死扯着才得以继续的。


 


高现对这一点深有感触。算一算,他喜欢了欧阳七年。


 


七年,情侣夫妻之间都有一个“七年之痒”,但对于高现来说仿佛弹指一瞬。七年里他单方面地拥有曲折经历和不少挣扎:质疑自己,然后是接受自己,最难过的时候想要放弃,但又怀着渺茫的希望不愿意接受现实,最后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他不想放手,哪怕真的没有结果。


 


毕业时的话剧是他演给自己的,马路的每一句台词他都背得滚瓜烂熟,因为他要让自己理解那一切。但是很少有人能够活得像一场戏剧,很少有人能那么痴狂,很少有爱是那么血淋淋的。更多的就是像高现这样,静静地待在喜欢的人身边,关注着他的生活。时间渐渐流逝,可他还是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


 


04


欧阳和高现是一起进的门,小白率先发现了他俩的到来,特地站起来跟他们打招呼。


 


这次参加聚会的人好像格外的多,本子订了这儿最大的包间,但看上去还是有点挤,两个男生三个女生在台子上争抢着音效最好的那个立麦,也没怎么注意到刚来的高现和欧阳。学生时代有的人就是话题人物、是台风中心,是别人口中的大神,但过了几年,他们就不再引人注目了,这些人变成了“程序员”“白领”等等,说白了也就是换了一个新的标签。


 


主席回老家工作了,也就没有来参加聚会,高现觉得以后应该也再难见到他了。他和欧阳、张伟坐在一起干了几杯,有点醉醺醺的伟哥举着杯子说,高现和欧阳似乎都变了不少,高现好像变柔和了一些,倒是欧阳变成熟了。


 


欧阳说我是已经工作快四年的大人啦,总会有点改变的。


 


那新垣结衣还是你老婆吗?伟哥笑起来。


 


还是我老婆!欧阳郑重地点点头。


 


有人点了大学时代很流行的歌曲,前奏一响起来就有好几个人来了精神,拿起话筒说要一起合唱。另外一群人则围在一起坐着,在时代变迁中保留下来的是永恒的经典——“真心话大冒险”这种游戏便在时光中屹立不倒。本子今天运气不太好,不知道被“真心话”砸到了所少次,她的感情史几乎被这群人给扒了个透。


 


至今为止谈过十次以上的恋爱,初恋是在初一的时候,不过和初恋只是牵过手,初吻给了第二任男朋友……又一次被问到真心话的时候,有人好奇:本子在大学的时候好像最后一年才找了个男朋友吧,前三年有喜欢的人吗。


 


“前三年,说实话我很喜欢高老师。”本子本来就性格大胆,对过去的事似乎更显得坦坦荡荡,但是当事人就在现场,本子的坦率着实出人意料。


 


“但是很可惜,高老师跟我说他有喜欢的人了,当时我其实满不服气的,觉得这样自己就算是输了。有个人跟我说我不了解高老师,我还不以为然……”本子笑了笑,“直到剧演的时候看到高老师演马路……高老师应该早点演这个角色的,也许我就可以走近高老师吧。”


 


那时她在舞台上看到的人是——脆弱的,易碎的,小心翼翼的,一无所有的。


 


高现有些惊讶地看着本子,但本子神色淡然,反倒是比他要平静的多。本子给了高现一个释然的笑容,一切尽在不言中,高现顿了顿,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敬给本子。


 


本子最后的放手是一种释然,也是她高傲防御下不得不进行的一次认输,承认自己确实不如他人。但她放手的时候连句祝福的话都没法跟高现说,因为她发现高现选择的那条路比任何人的都要艰难。


 


其实无论是自尊心使然,还是真情实感流露,她都挺想在这里对高现说一句:“祝你幸福。”但此刻好像所有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叫她开不了口。


 


大多数人都在瞎起哄,只有小白和张伟没说话。


 


同样沉默着的还有欧阳。


 


05


“不知不觉七年了啊。”走出KTV,张伟把高现拉到一边,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来,取出一根递给高现,但被高现拒绝了。他只能自己一个人点燃烟抽了起来。


 


“你居然还在他身边,该说是佩服你还是……”讲到这里张伟突然想起了什么,慌忙把烟给灭了,“我忘了你不喜欢烟味,抱歉抱歉。”


 


高现摇头:“没事,我现在比以前好了一些。欧阳他,平时不忙的时候还是会陪我去看心理医生。”


 


“连烟味都受得住了,这进步挺大!”张伟笑起来,“你和欧阳这样也真不是个事儿,你不挑明,他也就跟个二愣子似的被你瞒着,你们这有一遭没一遭得搞着吧……又弄得依赖性越来越强,唉我不知道怎么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觉得欧阳完全不知道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谁说得清啊。”


 


大学那一两年的时候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现在又过了多久,又经历过了多少事?每个人心里究竟藏了多少事,外人只能靠猜的。


 


“但我说你啊,也就是太固执了,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很多时候张伟还是觉得高现太言过其实了,他要是就喜欢男人,那凭老高这条件,秒杀女人容易,秒杀男人其实也容易;但高现偏偏就说他喜欢欧阳,只有欧阳是最适合他的人,举了一大堆例子,可张伟觉得,能接纳能包容高现的世间未必只此一人啊。


 


高现没说话。


 


他看到欧阳从大门那儿出来,身旁围着几个妹子。阴阳师早就不流行了,但新游戏是源源不断地,这些姑娘想起来欧阳大学时的绝技,又纷纷过来找他抽卡,她们紧盯着屏幕,一个接一个地兴奋地叫出声。被围在中间的欧阳有点害羞又有点手足无措,当然脸上还是透出了一丝难以掩盖的得意,像极了几年前在社团里被群群围住的样子。他确实是瘦了,但脸上那一点婴儿肥却尚未褪去,笑起来的时候他仍旧是那个大男孩。


 


高现的目光紧紧追随着欧阳,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高现轻声对张伟说:


 


“只能是他。”


 


高现对自己的认识一向很明晰。


 


他孤傲、他矜持、他过分理智,他从不低头;他重度洁癖,他满身是刺,他不听劝阻,他不断地推开和拒绝过往身边的人。这些,全是他的精神疾病。尤其是在这个信息爆炸、人来人往,生活中的一切都变得零零散散、经营的人都无心拼接这些细小碎片的大时代,“死心眼”更是他无法治愈的顽疾。


 


欧阳在他心里深深扎根,变成新的病症。他不想,或者说是不敢把欧阳移出去,不是怕自己的心会变得七零八落,而是怕在这过程中会让欧阳受到伤害。


 


迟迟不把自己的心意告诉欧阳,不是担忧最后被拒绝的那个结果,只是不想看到欧阳烦恼不安的神情罢了。


 


06


“老高老高,等会我,一起走。”欧阳走过来时显得有些颤颤巍巍的,大概是有点醉了。欧阳能喝酒,但酒量跟大学时期的交际狂人们比起来还是略显拙劣了。尽管自己都有些站不稳了,欧阳还是没提出要高现扶他一把。


 


高现知道是什么原因。看上去大大咧咧的欧阳在知道高现有洁癖之后,时时刻刻谨慎的照顾和偶尔让高现感受到罕见的温柔,而欧阳无声的包容又成为强大的后盾,在被所有人忽视的地方支撑着高现随时都会破碎的灵魂。


 


他怕欧阳摔着了,主动过去扶了一把。一瞬间,他有点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只得拖住欧阳的手臂,勉强给他一个力道。


 


初秋的夜晚一向很舒服。


 


秋天对于这个城市来说很短,一般在炎热的酷暑之后就会骤然降温,短袖后就是卫衣,暖阳后就是寒风,蝉鸣过后就是落叶。像今年这样持续有秋天的感觉不多见。没有雨水,没有薄雾,只有阵阵清凉的风拂过脸颊,抬头可以看到完整的一轮明月,甚至能看到明亮的星星漫天散布。


 


欧阳和高现都喝了酒没法开车,为了不辜负良辰美景他们决定散步回家。确切来说是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走到完全清醒,走到挪不动步子再随便拦一辆车回去。两人的住宅并不在一个方向,高现跟着欧阳往他家的方向走。


 


“老高,我刚才帮那些妹子们抽卡,十连五个五星,她们说那个游戏五星掉率是1%,果然这么多年过去,我欧神属性永不动摇。”欧阳走在路上狂嘚瑟。


 


“嗯,厉害。”


 


“不过现在的抽卡手游我都不怎么玩了,太忙了。上班是压榨,还是大学好。”


 


尽管总说着上班很忙,他还是会常找高现来把《绝地求生》,还是跟着高现出去吃饭,还是抽空陪他去看医生。


 


“读书的时候没觉得学校有多好,寝室也好社团也好,太麻烦了,”欧阳说,“可现在回想起来,再也没有那么好的日子了。”


 


“也很久没见过主席了不是,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吗?”


 


“从小我爸妈就给我规划人生,我一点点全打碎了,我不是要跟他们对着干,我就是想做我自己。我觉得我喜欢探索未知的感觉,但现在我倒有点怕改变了,我一想到下次和谁再见可能就是在你们谁的婚礼上了,就觉得……哎,有那么点不是滋味。”


 


欧阳开始说起一些平常从未讲过的话,他一路上就这么有一茬没一茬地说着,一会儿谈谈人生,一会儿讲讲家庭,一会儿聊聊游戏,还不知道怎么的提起了大学班上特别没存在感的两个人的名字,高现甚至惊讶欧阳居然知道有这么两个名字。


 


不知不觉中他们走上了跨江的大桥上,桥的左侧是繁华的都市,在世界上都占有一席之地的建筑在那边屹立着,全部的灯光投映在水中;桥的右侧是老城区,虽然沿江部分在近几年重建了一些,但一眼看过去还是灰溜溜的。偌大的城市好像就在这里被一分为二,欧阳的脸在变换的灯光中忽明忽暗。


 


“老高,你还记不记得啊,大一的时候我俩吵架,我还给了你一拳。我当时觉得这人真是个事儿逼,但是长得确实很好看,P的吧,我打一拳试试。”欧阳回忆起这件事,自己傻乐起来,呵呵笑了两声。


 


高现也轻声笑了:“然后那拳并没有让我毁容,因为你砸梯子上去了。”


 


“纯属失误,”欧阳瞥了他一眼,“后来把话说清楚就好了不是?当时搞得鸡飞狗跳的。”


 


“你一开始不是不想给我解释的机会?”


 


“那也是因为你太犟了。”欧阳说。


 


欧阳抬头看了看天,喃喃道:“话说清楚就好了,说开了就好了……”


 


“欧阳?”


 


07


欧阳用了些力气让自己站直了,他缓缓地推开高现搀扶他的手,大步往前面走了几米,和高现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皱起眉头冲高现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过来。


 


“我喝多了有点想吐,你让我缓缓……”


 


“嗯。”于是高现便乖乖地站在原地。


 


“老高,我问你几个问题吧。”欧阳语气似乎很平静,但是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尽是矛盾,对此高现已经有了预感。


 


“问吧。”


 


“今天本子说你大学时有喜欢的人,”欧阳缓缓地说,“你现在还有喜欢的人吗?”


 


“有。”高现回应他。


 


“和那时候一样吗?”


 


“是。”


 


“中间想过放弃吗?”


 


“想过。”


 


“有想过哪天就会不喜欢了吗?”然后他问出的这个问题,高现也曾经思考过。然后他得出的答案是——


 


“没有。”


 


高现认定了的人不会改变,只要他觉得那是正确的,撞了南墙也不愿回头。如果那是一堵墙,不断地撞击势必会让它一点点崩塌,就算凭他凡人肉身撞不碎,等他个十年百年风吹日晒,未必不会分崩离析。


 


只要他不放手,不回头。


 


“那这个人,”欧阳顿了顿,“是我吗?”


 


当一个人站在你面前问你“你喜欢的人是我吗”的时候,就算你看他只有半分认真的样子,他也十有八九是心中对答案已经了然了。毕竟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就像太阳每天升起又会降下,就像潮起潮落一般,再正常不过,又无比自然。你的眼睛里只容得下他一个人啊,也许起初常常会被忽视,但时间长了,旁人都看得明了了,当事人自己也懂了。


 


高现曾经无数次在脑内预想过自己某天会当面告白的情形,当然也想过某一天,这样的话可能会被欧阳问出来。但直到这件事真的发生的时候才会明白,所有的准备都是多余的,那些曾经想过的话没法说出来。这件事在这个时刻毫无预告的发生的时候,高现只能做到不带一丝隐瞒地说:“是,一直都是你。”


 


在感情空白了十几年之后,突然有一天他懂了“喜欢”是个怎样的感觉,从那个时候就是欧阳了,从来没有变过,七年。


 


他一直在等他。


 


08


“两年前我就隐约有点这方面的感觉了,但今天听本子讲那些我才确定……看本子小白,还有伟哥他们那态度,他们早就知道了吧。”欧阳把手插进兜里,以此掩饰自己的一丝紧张。


 


“嗯,你太迟钝了。”


 


像他那样的迟钝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迟钝得叫别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但也正好有了一个理由正大光明地陪在他旁边。所以说暗恋永远是最难的事情,看着眼前的人笑嘻嘻的模样,总会情不自禁地想,就再多留一会儿吧。


 


但一个人的迟钝期也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就像张伟所说的,欧阳看上去成熟了。他在职场也算是打拼了四年,不可能还是大学时尚未完全长大的男孩,他知道了成人世界原本的模样,留意起身边的人,明白了大多数人的处事方法,于是开始琢磨很多过去的事情,慢慢地慢慢地,也就想明白了。


 


原来过去有人时刻在意着他生活的方方面面:明明习惯起早床却因为怕吵着他而每天小心翼翼,带上来的那些盒饭或许从来不是顺手,陪着他玩游戏甚至改变了些自己的生活作息。过去高现带他进行一些简单的社交,让他认识了几个也能搭上话的朋友,后来又交给他一些在团队内做事的方法,一点有用却不失原则的人情世故,都是在看不见的地方给他提供的庇护。那些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关心和几句道歉、安慰的话语,放在高现身上,是他罕见地妥协和极致的温柔。


 


他开始想高现为什么会对他做这些,有个答案就在边上:高现是不是喜欢他。


 


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恐怕是有点儿自恋吧,高现是男人,自己也是男人,男人喜欢上男人,这个几率有多大?可他好像有点希望事实真是如此,除了自作多情还因为……


 


欧阳觉着自己恐怕有点喜欢高现。


 


不能完全肯定,因为他从未真正喜欢过什么人。只是把高现所做的一切,将心比心。那些事欧阳愿意为高现做吗,愿意;愿意为别人做吗,未必。他没有谈过恋爱,不是不期待,只是从小接受小说漫画游戏耳濡目染,或许他对感情的追求比任何人都要趋于理想,他想要最真诚的感情,想要自在的感觉,能把这些带给他的似乎只有高现。


 


欧阳努力地组织着自己的语音,他觉得肚子有点难受,胃像是被蹂躏着那样难受,但他太想把一直考虑的事情说出来:“老实说,如果大学的时候你直接把这事儿告诉我,或者我通过谁知道了,我也许不信,当个玩笑就过去了,也许把话是听进去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处理……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但是这几年我自己明白了很多事,才知道这很不容易。等我意识到的时候,你居然还在,我……”


 


突然胃里一阵翻腾,异物本来是哽在喉咙里,随着欧阳一阵剧烈咳嗽,那些东西都翻涌出来。欧阳终于吐了出来,好在他一天里吃的东西不多,还不算太难看。欧阳低着头,他话还没有说完,但是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高现在几米之外看着他,眼里满是笑意,他敏感又细腻,往常是无法听到欧阳说这些,但欧阳一旦说了,这些话也就够了。


 


他张开双臂,脚往前迈开一步,温柔地问他:“现在我可以过去了吗?”


 


不等欧阳给他回答,他就走了过去,轻轻搂住欧阳的腰背,这是个简单的拥抱,但高现已期待了很久。欧阳和他身高差不多,下巴正好抵在他的肩头,带着些自然卷的蓬松头发摩挲着高现的脸颊,弄得他心里发痒。


 


“我刚吐诶,感觉好恶。”欧阳无奈地说,但还是不禁往高现怀了蹭了蹭。


 


“没关系,”高现搂紧了他,“只要是你的话就没关系。”


 


欧阳愣了愣,刚醒了的酒意又涌上来,他红着眼眶也环住了高现的腰。抬眼所见的是他生命中所见过的最澄澈的月亮和最闪烁的星星,他在微寒的夜里吐出的气体化为氤氲的水汽融入夜色之中,他说:“我也喜欢你。”


 


对感情很笨拙的欧阳需要迟迟地才能接收到别人的心意,而他的心意也似乎总是要绕些满路,只能慢一拍传到喜欢的人那里。但是,还不算太晚,并不是所谓的“刚刚好”,而是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对方从未离去。


 


都说执拗是高现最大的顽疾。


 


但未必不是解药。


 


09


“我记得大学的时候有一次你心情不好,我赶回来看你,你把蓝符都要抽完了,就剩了个十连,交给我说有件事情你在想要不要放弃,要是十连里有一个SSR你就继续,那是我第一次抽卡十连没高星,”靠着大桥的栅栏,欧阳回忆道。


 


“然后你又给我单抽了一个SSR。”算是很奇妙的缘分。


 


“毕竟我欧,”欧洲大神鼻子要翘上天了,“后来呢,是我说的话让你继续的吗?”


 


“嗯,”高现点点头,“而且我也想明白了一些事。”


 


投入感情是命中注定,交付自己是命中注定,他所做的一切是命中注定,若说是咎由自取那也是命中注定。会在那一天遇见欧阳,本身就是命中注定的。


 


在他即将要放弃的时候又给他一丝希望,总有人认为这是最残忍的事情,其实不然。人们最擅长给自己找借口,只要想,便是能把任何事视作希望的,要说为什么。人在见过光芒后不会定不会轻易舍弃太阳,感受到了温暖就紧紧地攀附着将其作为救命稻草。这样像是人追求光一样苦苦求着的情感往往是最原始的冲动,也是最纯粹的。


 


想过也许注定无缘也没有关系,这样没有杂质的人,想到在这个世界上有他的存在,能和他呼吸着同一种空气就非常满足了。


 


欧阳永远是最适合他的人,反过来,其实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嗯?明白什么?”


 


高现想说的话很多,欧阳的声音像是有某种魔力,把那些琐碎零星的长篇大论都压抑在了心底,揉碎再慢慢地混合,最后当高现要开口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


 


在剧社的时候他总是反反复复地念着这句话,现在才知道想把这句话真切地讲出来,不需要多乖张多疯狂,也不用轰轰烈烈。


 


——“爱你,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


 


END



评论
热度(133)

© 陳夢玨 | Powered by LOFTER